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爹地快来,巨星妈咪住隔壁 > 第952章 菜鸟要质疑高手?

第952章 菜鸟要质疑高手?

    宁染见南辰面子挂不住,有点想笑,赶紧替他开脱:    “没有,爹地只是和妈咪在谈正事。”

    南辰也借机下台阶,“是啊,是谈正事,欧阳奇确实约过我,但我没见他。

    我有原因的,他在国外是我帮他脱困,但回到国内,我就不想过多插手欧阳家的事。

    欧阳家和南家的恩怨花城商界人尽皆知,我要是过多介入,外人会说我试图让阳光集团内部分崩离析。

    我可不想担这样的罪名,也没必要那样做。”

    宁染点头表示理解。

    帮欧阳奇脱困,那是因为以前的私人情谊。

    但南辰是内心孤傲的人,他愿意面对阳光集团和荣兴控股的直接竞争,不屑于搞阴谋,让人家内讧,坐收渔利。

    “我知道你避嫌,可是欧阳俪如果疯了,你恐怕也不能不管。”

    宁染说。

    南辰抬起头,“什么意思?”

    “阳光集团内部有一大批元老是支持欧阳奇接管阳光集团的,毕竟欧阳奇才是欧阳铎的唯一儿子。

    就华夏的传统观念来说,儿子接班更容易被接受一些。

    这些支持欧阳奇的人,现在正被欧阳俪排挤。

    但那些元老在公司经营多年,也不是欧阳俪想弹压就能压下去的。

    为了彻底消除后患,现在欧阳俪准备和荣兴控制谈判,双方互持对方股份,有合并之势。

    欧阳俪想以这样的方式引入外部力量,一举把那些元老给打下去。”

    宁染这一番话,让南辰也惊了。

    想了一下,说了三个字“不可能!”

    “为什么你觉得不可能?”

    宁染问。

    “阳光集团的总部本来是在珠市,现在搬到了花城。

    而荣兴控股原本也搬离了花城几十年,今年才回来。

    他们齐齐将总部搬到这里,可不是为了合作,他们是想当老大。

    试想两个都想当老大的公司,怎么可能合并?

    合并以后谁是老大?

    谁又愿意某居老二?

    还有,这两家企业,包括我们南氏,都有家族企业的基因。

    虽然这些年大家都在谋求国际化,但这种家族企业的基因一直存在。

    两个公司的管理团队或许能接受合并,但两个家族怎么可能同意?

    又怎么能够顺利地合并?

    就像两个原本没有血缘关系的家庭,突然同时在一个屋顶下生活,这怎么可能和谐?”

    南辰的分析非常到位,格局也足够大,确实符合他的身份,他就是应该这样看问题。

    可是宁染却不这样看,所以她摇头。

    南辰也不解,宁染竟然不同意他的意见,竟然质疑他的判断?

    他可是南氏的总裁,南氏帝国的掌权人,这个女人竟然敢质疑他?

    要说演戏,南辰自叹不如,因为那是宁染的专业。

    可要说到商业,南辰绝对是这个领域的王者。

    宁染绝对是门外汉。

    所以这是外行要质疑内行?

    菜鸟要质疑高手?

    “我没你懂生意,这我首先承认。”

    宁染笑着说。

    “你不承认也是事实。”

    南辰淡淡道。

    宁染:“……”    见宁染被怼得闭嘴了,南辰扬了扬手,示意她可以继续说。

    “ok,你让我说的?”

    “说。”

    “从商业的角度,那当然是你说的对,所谓一山不容二虎,荣兴控股和阳光集团都是有野心的企业,都想取代南氏坐上头把交椅。

    这是你的位置,决定你的眼界。

    也是因为你有这样的眼界,所以你才能在这个位置上坐得稳,把南氏打理得这么好。”

    南辰以为宁染是要驳他,可这听起来怎么像是在拍他?

    所以这个女人到底想说什么呢?

    “不用拍,我知道我很好。”

    南辰还是淡淡的。

    连二宝都听不起去,对着宁染扮了个鬼脸,意思说爹地好像孔雀啊,哪有自己夸自己的?

    南辰咳嗽一声,二宝又扮了个鬼脸。

    大宝却还是一脸平静,他可不只是听热闹。

    爹地和妈咪讨论的东西,他隐约能听得懂很大一部份。

    所以孩子在什么样的家庭中长大,对未来的人生影响极其重要,有些影响不是刻意去教育的,就纯粹是不经意间的潜移默化。

    大宝非常赞同爹的地观点,他现在想知道,妈咪会持一个怎样的反对观点?

    宁染接着说:“可你是你,欧阳俪是欧阳俪。

    虽然都是一个集团的领袖,可她和你是不能相比的。

    你是天上的皓月,她连皓月旁边的星星都算不上,最多算是地上的萤火虫……”    南辰看着宁染,这马屁拍得他极为舒适,可又觉得有点不习惯。

    宁染平时不会动不动就拍马屁啊,今天她是怎么了?

    宁染继续:“所以你看问题的角度,和她看问题的角度是不一样的。

    你能掌控一切,自然要保持独立自主,不会考虑和其他公司合并。

    可欧阳俪不一样啊,她本来就在阳光集团处境艰难,坐在那个位置上随时会掉下来。

    而且她能力又有限,管理一个部门尚可,管理那么大的一个集团,她应付不来的,管不好的。

    这就决定,她终究是要下课的。

    那对她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保持阳光集团的独立性吗?

    不是!是如何才能保证她对阳光集团的控制!    就像当年的老佛爷,她想的是如何让大清国兴吗,不是,她想的就是要如何保证她的权力稳固!    所以女人的思维和男人是很不一样的,如果欧阳俪通过和荣兴控股的合并,能够保证她对欧阳家财产的绝对控制,你觉得她还会拒绝与荣兴的合并吗?”

    南辰不说话了。

    果然视角不一样,得出的结论就不一样。

    突然有点对宁染又有了新的认识,她不但会演戏,对欧阳俪的分析也不错嘛。

    而且马屁拍的也很好听!    “再说荣兴……”    宁染的话被南辰打断,“不用说了,我明白。

    欧阳俪很蠢,如果和荣兴合并,很快会被荣兴架空,荣家就会实际掌控合并后的新集团公司。

    所以荣家当然愿意和欧阳俪谈合作的事,这对他们来说是吞掉阳光集团,成为本省第一的绝佳机会!”

    宁染竖起大姆指,“辰爷就是辰爷,一点就通,孺子可教!”

    南辰眉头皱起,这什么话?

    什么叫孺子可教?

    宁染也察觉说错话了,指了指二宝:“我说她!”

    二宝撇了撇嘴,又拿我挡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