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 第244章 紫阳尊者的无奈!

第244章 紫阳尊者的无奈!

    颁奖仪式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

    每个圣地、洞天和福地,都拿出了珍贵宝物。

    共计20位天骄,每一位都获得价值不菲的奖励,面带笑容。

    当然,此处忽略某位来自大炎国的少年,他的脸上满是纠结与欲哭无泪。

    “十三弟,你看我能去你们神霄圣地交流学习一段时间吗?”

    沈傲苦着一张脸,表情非常精彩。

    没办法,虽然啃弟这种行为的确有些丢面子,但架不住他香啊!

    明明可以跟着十三弟蹭机缘,轻轻松松就坐火箭似的起飞。

    他沈傲又不是傻子,干啥要回去跟着长河剑尊那老家伙特训?

    他又不是受虐狂!

    看着可怜兮兮的沈傲,沈天不由得愣了愣。

    他毕竟没被长河剑尊操练过,也不像宋掌柜刘太乙他们,天天跟李云风混在一起,熟知东荒八卦。

    因此,他并不知道太白洞天中关于长河剑尊的禁忌传说。

    不过当初在大炎国未央宫见到的长河剑尊剑道分身,实力俨然已达到化神门槛。

    长河剑尊本人的修为,可想而知,肯定强大无比。

    若不是因为李莲儿,沈天自己都想去太白洞天跟长河剑尊学学剑。

    毕竟东荒三千年来剑法第一的名头,可不是长河剑尊自己吹的,而是众望所归。

    虽然神霄圣主张龙渊也擅长剑法,修为甚至还要在长河剑尊之上,但他最擅长的还是雷法。

    单论剑术的话,长河剑尊叶沧澜才是东荒的代表!

    身具天剑神体的沈天,对他的剑很好奇。

    “六哥愿意来神霄圣地做客,我自然是欢迎的。”

    “只是六哥已经获得长河剑尊指点三个月的奖励,着实是大机缘。”

    沈天从沧溟戒中取出一枚剑心果来:“六哥之前已经服用过一枚剑心果,剑道天赋大涨。”

    “如今过去这么多天,那枚剑心果的药力应该已经吸收得差不多,可以再服用一枚,再度提升天赋。”

    “有这两枚剑心果加持,想必六哥一定能得到长河剑尊的赏识,成为绝世的剑道天骄!”

    “不如等你学完三个月剑后,再来神霄圣地做客?”

    见沈傲脸色愈发古怪,似乎在紧张什么。

    沈天将剑心果塞到沈傲手中,鼓励道:“六哥,相信自己能做到的!”

    “毕竟,你可是我们大炎国沈家曾经的最强天才啊!”

    说着沈天竖起大拇指,咧出两排英俊门牙。

    ……

    最强的天才吗?

    看着沈天,沈傲不由得愣了愣。

    这几个月来,他一直都生活在沈天的阴影之下。

    ‘曾经的最强天才’这个称号对他而言,更像是一种无声的嘲讽。

    毕竟跟现在的沈天比起来,他当初表现哪里算得上天才?在偌大修仙界根本不出彩。

    沈傲望向沈天,原以为这位13弟是在调笑自己,却发现他表情分外真诚。

    似乎在十三弟眼中,自己始终都是那个让他亲近的兄长。

    一时间,沈傲只感觉心中宛如有暖流涌过。

    他不由在心里暗骂自己:明明是搞笑番,玩你妹的煽情!

    不知道强行煽情最无聊吗?

    今天就算是大罗神仙来,本殿下这三个月的特训,也得想办法给旷掉。

    “十三弟,我不想去特训,长河剑尊的训练根本没啥效果,而且太无聊、太辛苦惹!”

    沈傲可怜巴巴地望着沈天,小声嘟囔道:“你现在是神霄圣子,能不能想想办法把为兄……把为兄弄到神霄圣地,避过这三个月?”

    额?

    是这样吗?

    沈天若有所思:“我试试。”

    说罢,沈天身形飞纵到紫阳天尊面前,行了个礼:“沈天见过紫阳师叔。”

    感受着沈天身上散发出的浓浓压迫力,紫阳天尊不由得暗暗咋舌。

    明明两个月前在大炎国未央宫里,这小子还只是个小弱鸡。

    没想到短短两个月时间,这家伙竟然已经成为强大的金身境强者,而且……

    而且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让紫阳天尊都一阵心惊肉跳。

    很显然,这代表着沈天的真实战力,已经足以轻松威胁到紫阳天尊。

    这就是真正天骄的才情吗?

    简直让人绝望!

    紫阳天尊不敢怠慢,连忙躬身行礼:“圣子客气了,称呼贫道紫阳便可。”

    沈天称呼紫阳尊者为师叔,是因为按照辈分,紫阳尊者与张龙渊是同辈。

    但在修仙界向来都是强者为尊,对他派修士的辈分一般不是特别得看重。

    以沈天神霄圣子的身份,称呼紫阳尊者为师叔绝对是相当客气,让他都有些受宠若惊。

    果然,这么多人都夸神霄圣子是有道理的。

    这么天纵奇才却有彬彬有礼,而且还英俊无比的天骄,谁会不喜欢?

    沈天微笑道:“实不相瞒,晚辈之所以叨扰师叔,是为了请师叔您帮个忙。”

    说罢,沈天悄悄咪咪地将一株陈年龙血草,塞到紫阳尊者手中。

    感受着龙血草散发着的精纯力量,紫阳尊者眼睛陡时亮了。

    他轻咳一声,不动声色地将龙血草收入囊中,笑道:“圣子这就见外了,我太白洞天向来以贵圣地马首是瞻。”

    “圣子若是有什么用得上紫阳的地方,尽管吩咐便是。”

    沈天望着沈傲,道:“实不相瞒,我与六哥沈傲从小要好,亲如兄弟。”

    亲如兄弟?你们不是本来就是兄弟吗?

    好吧,这不重要。

    紫阳天尊点头:“理解,贫道完全理解。若非如此,圣子在万灵园的时候,也不会易名沈傲天,兄弟情深让人感动。”

    沈傲:“……”

    沈天:“……”

    咳咳!

    沈天轻咳道:“所以沈某希望,可以邀请六哥去神霄圣地做客一段时间,紫阳师叔能不能帮个忙。”

    做客一段时间?

    紫阳尊者眉头微皱:“可是按道理,傲儿回归山门后,便要跟着长河师兄修炼3个月。”

    “这可是难得的与师兄学剑机会,若是傲儿不回归的话,引得长河师兄不满,或许日后便不会再指点傲儿了。”

    日后不会指点吗?

    沈傲眼睛顿时亮了,他叹息道:“师尊,跟着师伯修炼虽然是难得的机会。”

    “但相比于修仙问道,徒儿还是更看重兄弟情义,您就让我去神霄圣地陪陪十三弟吧!”

    紫阳尊者白了沈傲一眼,你丫在师父面前装毛线球呢!

    你心里什么花花肠子,师父能不知道?师尊我又不是没被长河师兄操练过。

    这次你要是不回去,师兄感觉被放鸽子,万一恼羞成怒操练起为师来,怎么办!

    想到这里,紫阳尊者无奈道:“圣子,若是其他事情,贫道义不容辞。”

    “但此事关乎长河师尊的奖励承诺,恐怕贫道实在爱莫能助。”

    说罢,紫阳尊者恋恋不舍地取出那株龙血草:“这龙血草,还是……”

    紫阳尊者的话还未说完,却见旁边忽然蹦出个呆毛小萝莉。

    此人不是李莲儿,还能是谁?

    李莲儿头上顶着花盆,盆里的葫芦藤经过涅槃圣液浇灌,赫然已经长得相当茁壮。

    两根绿色的藤蔓从盆里垂下来,活像李莲儿扎着两个麻花藤辫。

    却见李莲儿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来,递给紫阳尊者:“紫阳师叔不用担心爹不高兴。”

    “不只沈傲师弟要去神霄圣地做客,莲儿也准备去二叔家找表哥玩。”

    “你就说沈傲师弟是跟我一起走的吧!”

    “这封信里已经写得清清楚楚,爹应该不会不高兴的。”

    看着咧着嘴,笑颜如花的李莲儿,紫阳尊者整个人脑瓜子都嗡嗡的。

    神特么准备去二叔家找你表哥李云风玩,你觉得师兄脑子瓦特会相信你的鬼话?

    紫阳尊者都不用看李莲儿写的信,就知道真要放走李莲儿,他绝对会被师兄往死里操练。

    毕竟,师兄可是东荒最可怕的女儿控啊!

    紫阳天尊默默地把龙血草收回去,现在沈傲走不走已经不重要。

    能把李莲儿劝回去,那就万事大吉。

    甚至还可以跟师兄那里邀功,说他用沈傲换回了李莲儿,师兄绝对不会因此不高兴。

    可要是不能把李莲儿劝回去,嘶,紫阳天尊感觉……

    接下来的几年时间,估计他得定居后山。

    想想就可怕!!!

    ……

    想到这里,紫阳天尊默默地提溜起李莲儿:“圣子带傲儿走吧!师兄那儿贫道会替圣子解释的。”

    说罢,他提着李莲儿飞遁而去。

    后者的四肢,还在扒拉着:“师叔放开我,不然……不然我回去就离家出走!”

    “莲儿要去神霄圣地找表哥玩,你们为什么不答应!”

    “好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