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诸界之深渊恶魔 > 第一百四十三章:离去的她们

第一百四十三章:离去的她们

    当天中午。

    奥尔蕯迦三人吃完东西后。

    艾莉森与歌兰尔两者便打算起身去往埃尔瑟拉精灵国。

    对此,奥尔蕯迦也没有客套一番的想法,直接就让旅店安排好马车,准备将两人送到了奥古斯图的传送阵地点。

    就如地球上那些高级酒店都有车辆接送服务一样,奥尔蕯迦所住的旅店作为奥古斯图最为昂贵的一家,自然也有类似的服务。

    不同于地球上那些顶级酒店安排的是劳斯莱斯之类的车辆,这个世界的顶级旅店安排的都是经过驯化的高等级魔兽。

    归根到底都是在装逼,都是在彰显自己的身份,只不过装法不一样而已。

    坐在由高等级魔兽拉行的马车上,面对沿途路人们眼中不时露出的羡煞目光。

    艾莉森她们本就出身不凡,自然对于这种事早已司空见惯,没有一丁点的不习惯。

    而奥尔蕯迦更加是没有一点感觉,唯一的想法就是马车上的酒水还行。

    喝了两口后,他突然想起自己好像还有一门调酒的手艺。

    本着身为手艺人,手艺不能生疏的道理,他随手拿起几瓶不同的酒水,分别倒出些许,微微抿上一口后,就分析出了它们各自的特性,然后便按照自己味觉给予的信息,开始将它们进行混合调试。

    另一旁的艾莉森两者看得有些不明所以。

    调酒,她们能够理解。

    也见到过不少。

    但是奥尔蕯迦手上不断变化的药剂瓶以及水果,就令她们有点看不懂了。

    短短一分钟,她们就看到奥尔蕯迦往杯中放入了上百种不知名的东西。

    ‘能不成这是在调试某种魔法药剂?’

    对视一眼后,她们两个同时这样想到。

    又过了一会儿,当放入杯中的材料已经达到375种后,奥尔蕯迦终于停止了继续添加的行为。

    虽然每种材料都放得不多,但是数百种堆积下来,还是将那个不算小的酒杯给成功堆满。

    那些东西混合在一起后,直接就让那杯东西的颜色变得浑浊无比,仿佛是黏稠的灰色浓浆,让艾莉森与歌兰尔两名外貌协会的精灵看得直皱眉头,完全没有任何喝下去的想法。

    并且也不知道是不是东西放多了有点窜味的缘故,那杯东西之中隐隐传出一阵怪味,虽然说不上难闻,但是那种感觉也绝对说不上好闻。

    歌兰尔脸色有点嫌弃的对着奥尔蕯迦道:“这东西还是倒掉吧……”

    对此,奥尔蕯迦只是耸了耸肩膀,没有多做理会。

    只见他,抬起酒杯往天上一扬,其中液体全部都被挥撒而出。

    就在艾莉森两人以为他是要将那玩意倒掉之时,奥尔蕯迦手上的动作一变。

    直接用杯子,将那些液体再度一滴不漏的装入了杯中。

    “哗哗哗!!”

    两人疑惑的目光中,奥尔蕯迦在半分钟内,重复了之前的动作上千遍。

    剧烈地晃动,甚至让它带起了一阵轻微的水蒸气,那是水分被摇出的原因。

    顺带的,一股奇异的香味开始慢慢充斥着马车内部。

    轻轻一嗅,艾莉森她们的眼睛当即一亮。

    那是一股她们从来没有闻过的味道,就仿佛无数种水果完美混合在一起似的,甚至让她们仿佛置身于一个巨大的果园。

    这对于精灵族而言,不可谓不诱惑。

    “Duang~”

    清晰地撞击声中,酒杯被奥尔蕯迦砸在了马车内部的桌面上。

    酒水却一滴都没有漏。

    不过那撞击声,还是让艾莉森她们眉头一挑,有点担心杯子直接被奥尔蕯迦砸裂开。

    而这一点小问题,很快就被她们的注意力忽略掉了。

    看着杯中那犹如星云一样不断旋转的璀璨光华,从未见到这种景象的艾莉森神色之间露出了一丝痴迷。

    “真是美丽,不敢想象之前那堆浑浊的东西就是它的前身……”

    对此,奥尔蕯迦很无所谓的说道:“真实现实的女人,刚刚明明还很嫌弃它。”

    然后毫不在意的将杯中酒水均匀地倒成三份。

    随后端起自己的那杯就开始饮用起来。

    感受着嘴中味蕾绽放出的美妙滋味,他自满的说道:“嗯,很完美,不愧是我的作品。”

    听到他这不要脸的话,歌兰尔与艾莉森无奈的给了他一个白眼。

    却没有反驳什么。

    因为对于精灵族而言,别的先不提,光看这杯酒的卖相,就能先给个九分。

    简直如同艺术品。

    所以,在她们看来奥尔蕯迦这句十分自满的话,倒也勉强合适。

    标准的外貌协会成员式思维。

    微微抿上一口,那犹如流光一样缓缓流动的酒水后,一股浓烈的果香混合着高烈度的酒精瞬间从舌尖上涌进大脑。

    哪怕是艾莉森与歌兰尔的实力,脸上也微微地泛起了红色。

    充分的说明了这杯酒确实有点上头。

    感受着那种酒精上脑的感觉,很少喝酒的艾莉森,张开嘴唇微微吐出一丝酒气,对着奥尔蕯迦道:“你这酒,普通人可喝不得,一口怕不是就能醉死。”

    有点责怪他把这酒的度数搞得如此之高。

    “那是自然,普通人哪有资格喝我调的酒。”

    而奥尔蕯迦对此欣然接受,甚至还把它听成了夸奖。

    轻轻晃了晃酒杯,很喜欢喝酒的歌兰尔对奥尔蕯迦的观点给予了认同:“确实,这种酒给普通人喝确实是浪费了。”

    只是一口,她就清晰地感受到了一股浓厚的药力混合着酒精进入了身体,身体被慢慢强化的舒适感,配合上酒精的大脑麻痹效果,那是种说不出的奇妙感。

    令她感受到了十足的新奇。

    自从成为传奇级以来,她已经有上百年时间没有感受到醉意了。

    因为对于他们这一等级的强者而言,别说一点小小的酒精,连大部分毒药也能免疫。

    她调笑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份技术。”

    奥尔蕯迦笑着应道:“很不错,不是吗?”

    “确实。”

    她点了点头,好奇的问道:“是有人教你的吗?”

    面对这个问题,奥尔蕯迦既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而是说了一段莫名其妙的话:“这份技术可是牵扯到一个悲伤的故事,还是不提为好。”

    依旧是一如既往的实话。

    这份技术的原主人格里格,连骨灰都被自己扬了,一身技术徒作嫁衣,属实是个很悲伤的故事。

    虽然没怎么听懂他的话语,但是看见他没有回答自己,歌兰尔也就放弃了追问,慢慢的品起了手中的美酒。

    不久后,马车抵达了地方。

    艾莉森与歌兰尔已经有点昏昏沉沉的感觉,但是在马车停下的那一刻。

    她们体内的魔力瞬间发挥了作用,直接将她们体内的酒精抹消殆尽,使她们清醒了过来。

    拉起车帘,看了下不远处的传送阵后,歌兰尔放下手中已经空荡荡的酒杯,当着艾莉森的面,轻轻吻了下奥尔蕯迦的嘴角。

    她笑着道:“以后可要记得联络我。”

    对于当初奥尔蕯迦明明知道自己在哪里,却完全没有找她的举动,歌兰尔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中可是耿耿于怀。

    然后,就拉着艾莉森走下了马车。

    只留给了奥尔蕯迦一个潇洒的背影。

    愣了愣后,奥尔蕯迦面色平静地晃了晃手中酒杯,对着车夫说道:“好了,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