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南明第一狠人 > 第八十六章 瘟神至(第二更!求推荐票啊!)

第八十六章 瘟神至(第二更!求推荐票啊!)

    “爹,儿子不孝,以后怕是不能常伴您左右了。”

    王贺年跪在父亲王湛的病榻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个头。

    天子迁都成都,圣驾已经先一步抵达。

    王贺年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成都发展。

    一来是因为朝廷给了很多政策,鼓励商人去成都经商,二来他只有时常出现在皇帝的眼皮底下才能让天子一直记着他的破城之功。

    不然天子日理万机政务繁忙,哪里有精力一直记挂着一个升斗小民,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把他忘得一干二净。

    只是重庆距离成都不可谓不远,他这一去老爷子便长时间见不到了。

    虽然家中少不了下人伺候,但身为人子王贺年还是觉得十分愧疚。

    “我儿长大了,这些事情自己做主就好,不用担心我。”

    王老爷子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和声道:“你能得天子赏识是咱们老王家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怪你呢。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

    王贺年咬了咬牙道:“天子此番迁都,大有振兴蜀中之意,儿这回一定要抓住机会把王家做大做强。”

    王老爷子闻言沉默了片刻,随即叹声道:“我儿要记得顺其自然即可,凡事过犹不及太刻意了总归不美。何况你是替天子做事,就更需要谨小慎微,天子身边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你,莫说你犯了过错,便是完美无瑕也会被人挑刺。千万不可大意啊。”

    其实王老爷子对王贺年还是有些担心的。

    自己生的儿子什么脾气性格自己最清楚。

    王贺年别的地方都好,就是有些执拗,遇事认死理。

    这在商界还好,但牵扯到了朝廷却是有些麻烦了。

    替皇家办差是多少人可望而不可得的。

    他们有多羡慕就会有多嫉妒,巴不得你犯错取而代之。

    “儿啊,出门在外多留个心眼。爹不需要你处处逢迎,但也要做到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王老爷子咽了口唾沫,接着说道:“你这次去成都打算做什么生意?”

    王家家大业大,各行各业的生意都有所涉及。

    其中以粮食、布帛体量最大。

    “爹,儿子此去蜀中,蜀锦生意肯定要做的。除此之外,井盐生意也想试试。”

    王老爷子点了点头。

    他早就猜到了。

    要做盐商就免不了与宫中的贵人打交道,尤其是宦官。

    这些太监在皇帝面前卑微至极,但在外臣面前因为代表了皇家,态度可谓桀骜不驯,十分猖狂。

    无数朝臣争相讨好宦官就为了其在天子面前美言几句。

    这是自古皆有的事情,到了本朝自然不会例外。

    像王贺年要做盐商,更是免不了和宦官打交道。

    要想做的顺心,便要把这些宦官伺候舒服了。

    毕竟天子不可能事事都亲自过问,宦官便是他意志的代表。

    “宫中的贵人多多打点,遇到内臣多留个心眼...”

    王老爷子叹了一声道:“若是朝廷需要钱的时候你不要犹豫,多拿出些...”

    “儿子记下了。”

    王贺年又冲老爷子叩了头,哽咽道:“儿去矣,爹保重!”

    ...

    ...

    贵州。

    当鳌拜统率的大军抵达省城外时天色已经渐暗。

    贵州的山路他娘的实在是太难走了。

    都说蜀道难,依鳌拜看贵州的道路更难走。

    还好他们已经到了,要是继续走上个两三天,他的心态非得炸了不可。

    鳌拜骑在一匹通体黝黑的高头大马上一马当先的走在最前,及至近前见城门外无一人迎接不由得皱起眉来。

    这些个狗奴才不知道他要来吗?一个个躲起来作甚?

    有那么一瞬鳌拜甚至觉得他来到了一座空城!

    岂有此理!

    洪承畴这个狗奴才恁的开始装聋作哑了?

    千里迢迢而来,却是这个场面。

    这是鳌拜怎么也想不到的。

    好气,他好气啊!

    他鳌拜又不是瘟神!

    这些狗奴才躲个屁!

    一群给脸不要脸的东西!

    “去叫门!”

    鳌拜一路舟车劳顿,却见不到迎接的官员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通火若不发出来他就要憋死了!

    “喳!”

    一名亲兵遵命驱马上前,趾高气扬的呼喝道:“你们这些狗奴才瞎了眼吗,看不到议政大臣定南大将军鳌大人的尊驾吗?”

    那些守城门的绿营兵见到这阵仗都吓傻了,更不必说那一连串唬人的名头,纷纷跪倒在地叩头道:“参见鳌大人。”

    “还不滚去叫你主子来迎!”

    亲兵厉声斥责道。

    “不必了!”

    鳌拜冷笑一声,单手控缰驱骑上前。

    “开城门!”

    ...

    ...

    却说鳌拜领着一干亲兵气势汹汹的进了城,直朝经略府而去,颇有兴师问罪的意味。

    洪承畴却是稳坐经略府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慌张。他自然是得了消息的,他之所以不出城迎接就是在表明态度。

    至少他和鳌拜是平级的关系,不是下属。所以不需要去迎接。

    洪承畴不发话,贵州文武有哪个敢去迎接?那样不是把洪承畴这个顶头上司彻底得罪了?

    于是乎便出现了鳌拜纵马前来经略府的一幕。

    洪承畴对此自然不意外。

    鳌拜此人桀骜不驯,许多朝臣都不放在眼里。

    当初洪承畴还在京师的时候跟鳌拜共事过,对此十分了解。

    “洪经略,您看看,您看看!鳌拜这厮嚣张跋扈至极,若是不给他些颜色瞧瞧,他的辫子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赵良栋听闻鳌拜前来兴师问罪直是炸了,跳脚怒吼道。

    这厮凭什么这么嚣张,谁给他的勇气?

    “镇静,擎之。”

    洪承畴抿了一口茶,悠悠说道:“有老夫在,天塌不下来。”

    “洪经略有对策了?”

    赵良栋面露喜色道。

    “一切尽在老夫掌握中。”

    洪承畴捋着胡须笑道。

    “学生便知道恩师自有妙计。”

    赵良栋心情大好,遂用起师生之间用语。

    “擎之,我们去会会鳌拜!”

    洪承畴双眼眯起,露出一道精光。

    ...

    ...

    ps:第二更送到,新的一周求推荐票啊!感谢诸君支持,么么哒,爱你哟~